XIAAV论坛 - XAV论坛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将下面链接发布到Q群、好友、帖吧、博客、论坛等网络上,当别人通过您的推广注册成为会员之后您的贡献值就会增加:
推广链接1
推广链接2

 

回复: 0

情缠日月

[复制链接]
风声 发表于 2021-4-1 21:08:09
一壶春茶冉冉飘烟,淡香袭衣。
! G+ u, J, d$ j- }4 C; q( C( C# P
“小姐,看这么久的书想必口渴了,先喝杯茶吧!”千书看着枯干的叶子在瓷杯中展开、晕出柔黄的颜色,吹凉后放在小姐床上的小几。
# s6 `" f/ J, e. }6 u2 z2 Q; ^; U! F$ W' c% I$ f, p8 f% R' G- ]6 l
坐在床榻上的女子一头长发束在脑后,平凡的面容时而舒展、时而绷紧,似乎对书中的内容颇有微词。2 q% d* v# x/ F" R" m! a, {
3 l, i; y( [$ c
那白净的脸蛋上,扬起的眉梢充满英气,只有那双眼睛惹人目光,顾盼之间灵动流转,俨然是个多情人儿。
6 i  H$ P% J- W! {' _, u/ q. U0 B$ s6 v( i- }& i4 z: X
“呼!!不看了!”李怜儿用力阖上书本,顺手拿起茶杯一饮而尽。3 }5 U: g; Q- n" _/ `% v9 c
' ]  n9 b, n4 P+ c, p9 Z6 ]4 p
“沈香莲明明有了暗托终身的对象,却默默接受长辈的安排嫁给不爱的人,终其一生郁郁寡欢。”她恨恨地咬牙,陷在书中的情绪不能自拔。
( ?  T' N' t+ N9 w9 v0 `' u; k' \7 T+ _4 K
“不过就是本书嘛,小姐何必生气呢?”! T/ T( ~1 H: p( R; x

+ K' M( K' `% F% u李怜儿真不懂,“为什么她不拒绝?明知会后悔,为什么不勇敢地追求真爱?她明知对方也爱她呀!如果是我,不管结局是好是坏,至少我努力过就不会后悔!”她自信满满地说道,眼中有着向往。
+ ~# |+ i/ N$ x' L4 Q
* I+ \1 D" O' N1 e“呵!难怪夫人常说小姐的性子像个男儿。”小姐毫不掩饰的个性为她招来许多麻烦,常常让老爷夫人头痛不已。“我们要是都有小姐这样的气魄,岂不天下大乱?”
- K* Y, w% O! d; J+ Q% G
5 i7 i8 a" V/ l$ @% r+ P千书掩嘴轻笑,对李怜儿的高论已经见怪不怪。
5 v& r3 M9 [' ~7 I4 A- l% {3 N/ _. l0 r
“这样的话从小听到大,耳朵都快生茧了!”李怜儿掏掏耳朵。“不知道是不是老爹早知道会这样,所以才给我取个这么柔弱的名字。”
- e. q2 T8 J6 u
! f6 ~2 w2 _9 Y她推开桌几,光着脚丫子就套上绣鞋。; C9 }2 \! w2 h' C5 V/ j$ x$ E; U

2 I" G' I/ O; u) v; D& @3 ]“小姐的名字很好呀!老爷是希望小姐能得众人的怜爱呢!”
8 H4 F  G( Y, c$ O$ I8 b2 m' D. _5 t
“怜儿这个名字套在我身上真是可惜了,我还是比较喜欢我帮你取的名字,千书、千书……多好听啊,”
9 h/ f3 p9 `; t' u4 X: m- f2 ~, `0 b) `  Y6 ^9 d
“千书倒是觉得很庆幸……”千书憋着笑。
1 N" ^. r4 g) M& ?# @
' U1 {1 k; n4 q: L% L1 [7 Y1 _3 I“庆幸什么?”' L2 _6 I; x' S) j& s

: M) W7 K$ F" Q# h“要不是老爷把小姐的名字取的好,小姐肯定吓坏那些前来求亲的少爷们,到时就嫁不出去啰,”
- Y) p  G  z$ S) Y/ ]
/ Q* Z/ V5 [, _. ^8 F“什么嘛,你这丫头居然取笑我,讨打!”李怜儿抡起拳头,追了出去,两个丫头片子的笑闹声从李府延续到外头的市集。
# f/ P7 ?3 ]; U( t) i( v/ [# \
2 M% }2 M+ R! ~# [8 z“给我两支糖葫芦。”千书从口袋掏出铜板,羡慕地说:“小姐还不到十五岁,前来求亲的媒婆都快把门坎给踏平了。话说,老爷很满意王媒婆这次介绍的公子,那位公子知道老爷要留小姐满十八才肯放人,没有二话就答应了呢,可见那位公子对小姐一往情深。”
( l6 C4 Y: D0 ]/ d. g$ K4 E' `# E4 f. L1 r  G5 W) h" Z5 K9 Q
李怜儿接过糖葫芦,咬了一颗送进馋嘴,没将千书的话听进去。
4 w5 k) P7 O7 \. L1 `" u
) B% [! e. f( p) c7 i4 A  d" `5 A“小姐,你有没有听见呀?”市集的叫卖声颇大,千书只好扯开嗓门对着就快不见人影的主子大喊。
: v7 V4 Z" d# x6 ]. O+ s% w
, K  a# X( _3 v* b1 E“你说什么?”李怜儿停下脚步,回头询问。8 g& I& \& M+ P, l, |3 s
* ~: s3 _; d& D: k% d0 L
千书穿过人潮边喘边说:“我说……老爷已经帮小姐定下婚约了!”1 J/ i% M; \4 c7 H0 L( f9 t  t

) ^, v% H- F+ N+ ~5 g“我不要!”李怜儿迅速说道,撇了撇嘴,有些不以为然。“我才不要嫁给未曾谋面的人,那位公子光凭媒婆的的一张嘴就对我产生感情?这岂不可笑!”6 `. \6 H" y, Z% Z; n! N4 Y) M3 T/ a
  ]3 d) U/ ]: }# i9 o
李怜儿眼中闪着生气的倔气的光芒。
' Z5 s! q6 |2 R) E! a% G$ U4 M$ T4 _7 j% T% N; X* D
“可是自古以来,女子的婚事都是凭媒妁之言呀!”千书却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没什么不对呀!
* E2 u! M1 c' j1 |' m
+ L8 K+ p0 z: N1 J& H% u4 f4 S李怜儿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因为她知道怎么跟千书说都没用……她将剩下的糖葫芦拿给千书。“你先回家吧!我想一个人逛逛再回去。”
8 j: j8 V1 e: Y. k2 V7 H/ g- i
+ L6 J+ \( G# c“那小姐可要在天黑之前回来哦!不要像上次那样让老爷、夫人等人。”千书一手接过糖葫芦,又在李怜儿耳边碎道。
0 e8 x, s; Y: F0 J$ Y; L8 N
& P2 d9 u: @2 R5 g% `1 ?8 g4 Y0 _" O李怜儿佯作求饶的姿态,“知道了,小的再也不敢了!”
: R% w* X9 i3 o9 l9 h+ ]1 m/ B6 J- u% e4 F4 s7 g
千书笑了出来,忍不住又嘱咐几句,才往反方向离开。
' y) [' N/ U+ g4 u& U5 k* ?& s' {4 L- O7 L( o$ J# c  B" V
“老板,给我两包糖炒栗子,麻烦多放一些!”
* V0 V( r" `6 Q. P6 |9 Z; J1 u6 {8 V
“好好,李小姐又要拿去给孩子们吃呀?”老板装了满满两袋给李怜儿。
$ J: S1 p$ F$ C; b6 n6 {, Y
; T7 `( p1 N: H0 n, a“是呀!谢谢老板,你最好了!”李怜儿很懂得讨人欢心,两手接过纸袋倒着脚步向老板挥手道别,却不知道后方有人。8 d" ]. z8 C. W1 l( g) X

; g. o' t1 R4 p9 y7 M- m3 j“啊!”她猛地撞上一个厚实的胸膛,连忙跳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没事吧?”  c6 V: y. F  X1 F/ `9 a
2 }. o2 u- v0 a0 I1 x4 v" s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姑娘才对,你没事吧?”儒雅含笑的男人捡起李怜儿掉在地上的袋子,拍去灰尘才递给她。9 Q( _' d1 x' S. g( S
/ \2 f0 |. S- i; n; n% v5 Y
“我没事,谢谢……”李怜儿忍不住脸红心跳,伸手接过。
$ O+ P' T" A* d9 a- @' h- K
8 y8 W6 ]3 A0 e2 g% s5 F% w9 ?天啊!她是怎么了?
9 Z$ g, \' I4 k  q# g" E6 F* y. M# b
“主子,天色就快暗了,还有两家是不是要等明日再过去?”跟在男子身旁的老仆细心地提醒。
3 Q, n( u( r( r* w
5 r" E- ^2 p& }6 Q5 E& @“看完再回去。”对着老仆,男子的口气变了,年纪轻轻却饱富威仪之态;但与李怜儿说话的时候却十分温和,“姑娘,告辞了。”( m9 r1 m* ]& A1 f3 }- X* w
3 v9 D3 V6 d  z" G) l3 [! h; n
听着他们的对话,看样子两位是外地人……李怜儿看着两人渐行渐远,双手抱紧胸前的袋子;心中有股怅然。9 a2 E7 O4 M6 R$ z

$ _/ e* J/ p4 ^5 c) M& j“啊……栗子都冷掉了。”送完栗子后要赶紧回家,不然又要挨骂了!
9 ~. _6 g- ~! Z: s; w7 H( }3 l1 @9 R
李怜儿沿路奔跑,任苍白的脸蛋画出红霞。
2 T  l4 a! {3 g+ q8 U* o, H% j2 N( S& b
这个季节的黄昏来得早也暗得快,暝色的天空中点点星光已经跑出来凑热闹,像是在催促李怜儿要加快脚步。" K% N3 H6 ?) {  L6 H; b( E

( Q3 d6 E7 V' g+ R' J直到老旧的三合院越来越近,她才慢下步伐。
1 X* h& k( \8 D/ {2 Z3 U5 W7 X
“呼……累死人了!”她弯腰喘气,一手还护着怀里的食物。5 I, ~0 U3 Y3 E

, Q$ `7 S! f$ a7 v1 F, U! Q& H“李姐姐!李姐姐来了!”眼尖的小孩看到熟悉的人影,对内大喊,一群着补丁的小孩全都跑了出来,蜂拥黏到李怜儿身边,有的扯她长裙,有的直接抱住她大腿。
7 W% \' i- l5 @0 U3 q4 d
) w0 ~' U1 P& ]8 U$ l“李姐姐,你好久没来找我们玩了,大宝、小宝好想你,就怕李姐姐忘了我们。”小宝扁着嘴。- u" m7 t! W9 q3 K' A
( u  \7 R' `: E
“怎么会?李姐姐才不会忘记你们呢!”李怜儿揉揉小宝的头。
  P& D3 z2 a/ E4 o9 N
' v/ N' O7 @* l6 h! |/ `听到小孩的欢呼声,其中年纪最长的女孩小巧赶紧出来迎接,“大家快放开李姐姐,别弄脏人家的衣服!”. ]3 l( O+ p5 h1 ^2 C$ I; @6 t

0 R! s8 a- U. E3 V9 ]5 r0 o“小巧,没关系的!还有,这个给你。”李怜儿把抱在怀里的袋子交给小巧。“刚好前头有在卖糖炒栗子,我一时嘴馋买多了,分给孩子们吃吧!”
! c' m1 u& `+ l
" ~0 S1 B/ K. [# \+ t% R李怜儿故意这么说,知道小巧不喜欢接受平白的施舍。
2 M; ~3 T& m' `+ X3 P1 C. F, v) V, P* O8 a3 y- k# _& [; J
小巧感激在心,擦擦污秽的手心才敢拿。“大家还不快谢谢李姐姐?”/ p3 l' E, L; \1 r- O7 i% o
; y0 C; c7 I3 C! @5 y
“谢谢李姐姐!”, g: Z) H' `) L) k3 s3 [
9 n2 ^- f, I6 _9 c6 R) B1 C1 i7 E
孩子们拿到糖炒粟子后,就地吃了起来。小巧想到自己离开这里之后再也看不到孩子们的笑脸,忍不住红了双眼,她犹豫了一会,还是开口了。; a5 h! J3 ?* N: L; n
8 K. ^  U+ t* j* U% m
“李姑娘……其实我几天后就要离开白络城了。”小巧泪带梨花的模样,和李怜儿相比就是多了一种风情。7 q' l( @2 R& m" o& ~4 V

$ L% }% X! Q$ V“为什么?”李怜儿愣愣地看着小巧,虽同为女人,也忍不住被她吸引。
$ f4 j; C, ^3 }; I
; ^" {4 a1 d9 Q7 J* }& N' s“前阵子我托白大婶帮忙找差事,最近有了消息,听说那位公子家世显赫,前几代都是当官的,他却不顾长辈的反对,毅然从商。他这次来,就是要从附近几个城镇挑几位姑娘回去……”
" ~: e$ S3 I9 n. d3 J# r: b; w8 x- p) K2 x% V4 b' C% n# B
李怜儿隐约觉得小巧的话不单纯,“所以也选中了你?”
; M9 b. K% `& E
& R1 }6 s) {! R3 S! ~) G“嗯!那位公于的家仆先来看过了……”( I# g- F' n6 C% P  ^5 o: ~, a% ?* m) g

' t' y- \% d# V7 ], [7 l; s) i' l! J李怜儿看出小巧的愁思,握住她粗糙的手,“那要你做什么?”
, e4 v4 n1 A2 _- Z2 o- q1 S0 T! Y  H7 o; V; m- t: b5 K9 ]
小巧低下头,小声说道:“……当鸨儿。”
$ l9 q3 J( r8 L2 s
1 g. S5 Y! o; m- V* C“鸨儿?!那不就是要你羊入虎口、逼良为娼吗?”李怜儿瞪大眼怒斥道。
! @" M8 C! K+ o: p7 q; F2 y  q% t) [5 J) b8 ^! Q2 q
“不是那样的……”小巧急忙澄清。“鸨儿是不卖身的,只是做些招呼客人的工作。”8 Y6 r4 i! l2 o* e

8 O9 l1 y/ v* a2 A- m3 p0 S但她气弱的说法根本说服不了李怜儿,反而让她更生气了。2 T6 _- {) D- b! P2 g
, Q! f* h/ u: I  o$ ?
“对我来说就是羊入虎口、逼良为娼!你一个清白姑娘家,怎么可以去当鸨儿呢?小宝他们知道了会难过的呀!”$ u+ f- E% {% x' M. k

& i; K3 R, q9 ], a正当李怜儿大声嚷嚷之时,一个男人嗓音打断了她们的谈话。$ Q* i7 N  o& T7 w, E
2 I; W( L! Y9 \. W7 L: |. t- F6 ]: W
“我想,姑娘似乎不太了解穷苦人家的无奈。”) g# k: p; T  V  C* c) d) M

! j/ q, {0 g1 v, j! Q5 S李怜儿闻声转头,没想到竟是……“是你?!”
0 k8 c, K$ G) P2 f6 a* B6 |' c: d+ L; ]+ U# p( z  z
是刚才被她撞到的男子,她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
& y" \7 j3 N: x) O& C
  m5 \; U% X% z+ g6 I4 Y8 t1 ]向赫日表情冷然,“我们又见面了。”
) E5 ]: z9 j% R6 e
( l) ?5 i. t; G8 l6 Y他的态度让面露欣喜的李怜儿有些难堪,她高声反问:“看公子好像是个有钱人家,那你又知道穷苦人家的无奈了吗?”
) @( z% k% a! I* V- k/ [6 a
* k+ h. M8 G6 a2 H4 a“我不知道他们的无奈,因为我天生就不是这种人。”向赫日转向不知所措的小巧,“但是我可以给予他们机会。一个能够改变的机会。”* O* P# d3 F5 t: T
) w  ?2 o1 h9 z1 p; G( j
自信的嗓音充满魅力,这就是向赫日。
- E7 H6 O1 O2 \- L1 }2 L( F9 [
; y* u/ O' I, I; |" i9 i7 s他的话让李怜儿无法辩驳,可是孩子们不能没有小巧啊,她拉住小巧的手,硬要小巧答应她,“小巧,你快说你不想去呀!”6 F4 u! G7 o- u/ n3 A; K
9 [$ j7 i; \& k/ x7 C7 h7 S! E
“李姑娘……请不要这样。”小巧垂下头,答案已经昭然若揭。
% Q6 ?% T' C1 q! {/ d; C. v* `* F1 }7 |2 X7 ~3 j
她已经长大了,很清楚现实的残酷。她们很穷,穷到快活不下去了!只靠她做些手工根本不够生活,身为这里最大的孩子,她有义务照顾大家。' c' J( V4 F- Y: T2 F3 n' u# g
9 n5 i  z* s; x1 w0 Y0 q7 u  v- @
李怜儿无力地松开手,看向向赫日的目光充满倔强。
- D- y- d" K& F, k  d% }+ Z) w9 }; S, V( n2 w( F& D
他迎向她的目光,温和的唇却说出残酷的现实,“我明白姑娘极力阻止的心意,但是你能帮助他们一辈子吗?”9 c4 h+ S6 w" d* T; u. p3 a
- V# Z# [: R# j! N
他说的没错,她家虽然不愁吃穿,但也只是不愁吃穿而已,况且家里已经不像前几年那样风光了,而需要帮助的人实在太多……% f1 F" A  _8 h3 t9 N5 p

9 R* |& U/ J8 z) L  N/ T# G! {但是,小巧就像她妹妹一样,因为娘只生了她一个孩子,所以她一直把小巧当成自己的妹妹,她怎么可以放手不管呢?
- R$ ?( p$ J* a) _0 a% c9 G
) s7 E! A  O& B6 U# E+ i8 D- w“总之,公子请回吧!”她不会把小巧交给他的!
5 {' P* P5 H( i1 z0 v# v# O  y# _
9 g5 c1 a% W, d“既然姑娘坚持的话,在下也不强人所难。”向赫日看了小巧一眼,露出了然的笑意,然后向身旁的老仆示意,“我们走吧!”" n& u: w( a) }1 z: g; b# D; w

( a/ M% _. w3 ]: M$ n/ v8 ]# j, P正如他所想,小巧怎么可能放过挣钱的机会?她急急拦住他的去路。“公子,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5 M+ |9 z: C! f
. a9 q3 O! _6 h5 }* Q) @- v“我想,你还是听李姑娘的话吧!”这句话明着是说给小巧听的,可暗着是针对李怜儿。6 a: W- m3 d0 y. K( [4 M: K9 |
  i- Y3 J5 n8 v  {/ C1 i, ]9 U
李怜儿皱眉看他一眼,拉住小巧,“别担心,我会帮你的!”
0 u% \; a' D( t: q: ^/ `" ]- d) `9 M& N- e
小巧听到这句话后终于爆发,她用力推开李怜儿,脱口说出伤人的话,“怎么帮我?这里有多少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养得起吗?公子说的对,你能照顾他们一辈子吗?请不要再帮倒忙了!”; c9 i3 r# a- s. P" X
+ b" {* s3 A' N, U! J. r+ A
李怜儿僵住,“小巧……”% N5 O$ e, N, N3 Y9 |$ e

" e. b7 @! M8 u$ }向赫日置身事外:心中有了盘算。
" C; S: K8 r( K" _3 s! U5 v, R: q; C. @5 l: j& Q2 I
妓院向来都是以老鸨当头,而他却反其道而行,少女鸨儿是个不错的噱头,必能吸引不少男人上门;从孤女当中挑选几个特别的姑娘,训练她们的手腕为他做事,这正是他要亲自选人的原由。
4 {/ t  `, I0 ?# q1 L# U' c: i2 c* @% N! P- H
无论为了寻欢或是密商,妓院是士人聚集之处,如果能得到这些人的力量,那么财富已然落入袋中一半。' ?4 f" ?' P9 k( F# q2 ]

( P0 B, R( Q# d3 f李怜儿那双眼中的挑衅与倔强,让他产生了兴趣。就算是诱骗家世清白的姑娘也无妨,成功的商人对于能够利用的东西特别敏锐,例如……李怜儿刚萌芽的情苗。. F7 _7 l% W0 h# i9 w3 u
1 D3 a. U* [( q; @
他释出的善意让人分不出真伪,“我倒是有个提议能让小巧姑娘继续留在这里,而让你能实现对她的承诺。”$ m% R2 v" z( r" D- }- C
0 `& g$ w1 u6 n4 Y  _
“什么提议?”李怜儿眼神闪烁,他突来的温柔让她怦然心动,好像刚才的争执并不存在。3 e( r5 s* R" |$ H) m8 M

8 \+ i9 U" J- K/ k' B7 W向赫日突然走向李怜儿,侧身低语:“由你来代替她。”
: g' m0 u7 w8 Y0 s: ~4 `, h2 r  y9 C- C* d7 c0 G
“什么?”李怜儿惊讶地转头,这个动作让她的脸碰着一片温热。
0 F3 Z/ |" ^! P+ ~# U- |" E. R
: l8 F) L& k* f* T/ H3 c向赫日扬起眉头,眼中含着笑意,“后天的午时我在客栈等你。”% z! U! k+ l' S3 J: z; h0 B( F
- j5 W' s: V' t! A& ^: A9 Z
李怜儿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一池春水已被搅乱。
& s* U) G2 V& ^/ r% B1 C" p# N8 z( v
刚才,她碰到他约……- ?7 y5 C# |" o1 K) `- A
* g6 g6 B+ v) y) X7 k. {/ s
千书来来回回进屋好几趟,就是没瞧见小姐动过半根手指,活像个木娃娃杵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z. g8 V+ \! ?# H" B

. \3 k/ D# y+ A, H1 u  y! M$ R从来没看小姐这么安静过,让她有点害怕耶!
5 X4 B; O( X9 c+ _& c9 A: a! h
3 Y' ~( I4 v) h% J7 g) z! M' g“小姐,你在想什么?”干书走到李怜儿面前挥挥手,却不见反应。
4 {. s7 j9 i) _; ^
7 i( c# g! V& G& V9 o8 [千书一脸担心,喃喃地道:“小姐连晚饭也没什么吃,净是呆坐着,叫她也没反应,这还得了?去请夫人过来好了。”
9 j% A. E4 x2 c" C9 C, s: u
% o) Q) C; R# i# W  u李怜儿这才回过神,赶紧拉住千书,“等等!我没事。”
4 Q# V' \2 _- j: S" K+ W  C/ S* D. f4 b0 g$ N/ a3 Z0 J
“我还以为小姐病了,正想请夫人呢!”千书探探李怜儿的额头,“小姐有什么心事吗?”2 A: P( Q9 K0 H+ I8 ~

$ [) I- U# y0 h  {“今天我去找小巧……”李怜儿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 t0 F; k( _+ k6 H1 A% j) c- s9 {" G# i. P/ k4 @
如果告诉千书今天发生的事,千书一定会去跟爹娘讲的……
! H1 u. d9 H5 j; a# t& S, ?  b- T  }5 i7 i  R
她还是不要说比较好,“没什么事啦!”/ ~8 P% p1 d! ^$ O

( D6 [& C% ?1 d1 B见千书还是一脸疑惑,她才解释道:“我只是在想……今天看的那本书册而已。”
* m1 R1 ?) v3 ^3 j6 W
; n- U7 T- `$ ^“那本书册怎么了?”不就是个故事吗?千书坐了下来。
$ }' ^3 N+ q/ f4 M1 z* K) {* a& j/ l" k) T! D
“我在想,如果那名女子是我会如何?”现在的她就好像书中的女子,面临抉择,她该怎么办?
/ v8 U% b8 x& @0 Z- @; k( C( r7 u( Z% l( j! [
“努力过才不会后悔!”千书一句话撞入李怜儿心里。“小姐不是说过这句话吗?”
5 P8 i9 E; M- E$ n8 f7 j6 g7 u% ~3 t$ Q' i7 j3 _8 T( h
千书还记得白天李怜儿说的话,“我想换作小姐,一定会不顾一切私奔吧?”* F4 o# Y) s9 I3 f" V

$ `$ y: x* q; b+ }8 M此时千书根本没想到,她无心记下的话,接下来竟会成真。
# o" ]# r( e9 w% v
9 x9 w& Y7 ~* G6 H, }2 s“小姐不是最怕后悔吗?”千书理所当然地说:“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啦,小姐又没有心仪的对象。小姐饿不饿啊?晚饭没动多少,我再去热些食物过来好不好?”8 o% J% [# x/ G) [: ]
: p5 q7 E6 |. d
李怜儿轻轻开口,“不用了……我想休息了。”' J, ]6 f7 E& \! e. [. @  Z

3 _( z+ H- y9 z: K! X“好吧!那我先下去了,烛灯要现在吹熄吗?”千书看了小姐一眼,发现小姐又陷入沉思中,便自动吹熄火烛,走了出去。
4 H0 D" _  P) i( Q' V/ D6 u: p3 ^: P
等千书离开后,李怜儿才喃喃自语,“私奔吗……”
5 q$ e) A& R& P6 A
4 B8 }2 E3 ^1 J0 b. a$ ?* D& {整夜难眠的李怜儿眼下冒出一层阴影,望着镜中憔悴的自己,她嘴角却微微上扬,因为她已经做出决定了!( x8 Z$ r! @8 g6 t' W8 p
. P- w, V' m# q: C. J* c) \
她从衣柜子中拿出一条大布巾,将换洗衣物、贵重饰物统统扫进去,原本整齐的房间顿时兵荒马乱,连有人进来也没察觉。
/ s9 w$ O$ h6 Q- b, O- m5 n1 y) G: D  x9 H9 ~- F+ H5 \6 l
李夫人见女儿房门半开,便走了进来。“怜儿,你在忙些什么?怎么把房间弄得乱七八糟,不怕千书又念你?”4 O: N( D1 W0 V6 ~

, C& o% C* v6 G8 \0 u3 z完了,她忘了锁门!5 i+ }( T/ f$ x

2 J$ F% j5 w" ^2 v! ~“娘怎么没去上香……”李怜儿转过身,背着手将包袱往里面推。
4 P1 p2 Z6 c" W
% a+ k, r) h) n8 _“瞧你慌成这副模样,娘吓着你了?”秦彩筠靠近女儿,拭去她脸上的冷汗,没想到她抖得更厉害。
0 S) k6 @) |/ V' H/ P$ h$ ?1 W: M/ Y
! I1 A7 ?& A$ ]$ f* o" ]( K6 s* p7 e“怜儿?”秦彩筠这才觉得不对劲,“你在背后藏了什么?”
! T" y1 y5 U7 j) L8 J3 w5 M! |( P' w- u9 h0 F
“没有……”李怜儿心虚反驳。
! `" j' V+ x8 z
* `  ^" D( n" o3 m( c$ r. D, i5 w“那为何不敢让娘瞧见?”秦彩筠推开女儿的阻挡,掀开被单,“天啊,你准备包袱做什么?你想去哪里?”0 \, p" R0 Z( I* ~8 u. C3 }; a
' ^6 v3 k1 j; `* V1 e% v: y" i- B2 H
“娘……我、我……”李怜儿颓然倒地。
, Q' f6 h! [4 D, L/ e
8 {4 g' D2 w7 w+ X  H- i2 C“告诉娘,你想要离家的原因?”秦彩筠大受打击,不明白好好的乖女儿怎么突然要离家出走,要不是她发现,后果可不堪设想哪!“难道爹娘对际不好吗?”
; q' m3 ^! ^- p  g! }0 G# S4 i: y( g$ p* _/ E  i8 J9 f( W
见女儿只顾摇头流泪,秦彩筠不由得想起十五年前欧阳先生的话,她牙一咬,高声呼唤,“千书!千书快来!”8 p5 a; t' `% `8 r6 a* ?% q) N) j
8 a1 h9 W* R! M6 w& x/ e7 c
“夫人,什么事呀?”千书急急忙忙跑来,看到的却是让她傻眼的情况。
; i' `7 m5 d) u1 u" j" l1 ^! n1 i; V' {: Q6 x& O) T+ @
“小姐……怎跪在地上?”发生什么事了?夫人好像很伤心。: m5 |& W8 o0 f
% g0 g! K. \' Z' A5 s8 d9 X2 `
“千书,怜儿为什么要离家出走?这事你知不知情?”秦彩筠口气严厉起来,吓得千书腿也软了。0 s- ~' r; I# ]
4 R9 S: x4 d6 \5 M: Z6 r3 o
“夫人,我不知道呀……小姐要离家出走?”千书浑身发冷。
2 e: W) r" ?; j% m* L; B/ Y2 O
“不管你知不知情,你看着小姐,从今天起不准她离开房间一步。”秦彩筠不忍再看女儿,都怪她太放任了。
- M- b" u. C' L4 C" ?- Z
2 P4 J+ |# n1 {; s“是!”千书第一次见到夫人如此生气,连忙答应。等夫人走后,才敢扶起小姐。“小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1 o/ Z9 L$ o* U0 w/ [' a* U
  E: ?+ k1 D3 u* w$ E: z8 M% r+ P李怜儿默默流泪。如果只是想帮助小巧,而牺牲身为女子最重要的清白,这样的说法太可笑了……连她也骗不了自己。- N8 j$ z) E! o) n- [4 X

' P# s# J! ?, q7 E$ ]* y遇见向赫日,她才明白心动的厌觉,才明白书中所写的浓浓爱恋是真的。( q- d7 m4 X# w, n

0 B1 x/ \# R, e7 ?李怜儿抬起头,“千书!求你帮帮我……求你帮帮我……”. K! T- i9 U5 R2 o1 l2 L' |: E

* H( p% b4 F/ O' D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着了魔还是怎么了,向赫日的身影不断盘旋在脑中,明天池就要离开了,她想要在他身边,即使当鸨儿也无所谓!
$ U% C3 R* J, R  V1 {
+ U! ?( e% D- N# t1 @“我一定要离开……千书,拜托你让我走。”李怜儿慌了、乱了,就恬无法赴约,她哭倒在千书怀里,心念着明天的期限。
2 Y/ R( C3 c9 j) y8 y2 v& e; N7 j: Z+ }/ s
“小姐,你到底要去哪儿?”千书被吓得不轻。, X8 q( u  ]) z4 m6 B1 X/ z

: O& Q. ~0 L* y; e  c1 i8 y3 J李怜儿知道自己不能说,一旦说了,千书绝不肯让她走的。此事非同小可呀!
: R/ @$ f5 n) s, I" ^
& D- t! w* P; M8 u千书看着小姐哭得声嘶力竭,难过地垂下头,“对不起……不管小姐想去哪里,我已经答应夫人了。”她不敢再多待半刻,逃到门外守着。+ N( B- B: H2 x  m
9 {& C9 O7 r( _( }
夜里的悲风戚戚,细雨如烟似幻。
' B, \2 T9 ?) j! K- H
9 W7 ?* x# \# o3 D李家笼罩在沉重的情绪里,只因他们家小姐被男人迷了心、夺了魂。
9 x. ]; D" g3 l% F! |( [
9 m6 e% s) E, Q6 D" Z“呜……”房中传来一声接着一声的低泣,“千书,我知道你在外面……求你放我走……”
% {1 H, u! N  [# o
6 a5 o5 h3 R9 N李怜儿的声音断续破碎,叫哑了也不肯停。千书守在门外,咬着唇忍泪。% W  Q  a) |8 B
7 q8 s: x; n3 ^4 H
她一直知道小姐的想法不同一般女子,可是这事是不对的!她在心中不断说:小姐,对不起、对不起……% X, o: D! G, D: S9 l" v! ]8 d
& @+ t4 N4 ~* M) c3 T) F' J
不知过了多久,李怜儿的哭声停歇,天色露出肚白。/ y$ F+ Z, H) A& v
1 L0 i4 Y8 s( V3 E# T6 v
“小姐?”千书试采性一唤却没有回应,赶紧打开房门,见李怜儿倒在床上奄奄一息,千书大惊失色,“小姐!小姐你醒醒啊!”& z& f' ?9 I2 h" O# ?0 }
8 u8 Z% p, l: v
她探探李怜儿的额头,小姐在发烧!
1 E& N! H# m$ A" h! h+ r" y/ V: t8 Q
“这下该怎么办?这个时候上哪找大夫……我去拿毛巾过来,小姐你等我!”千书不疑有他跑了出去。
1 w9 e4 A7 ^+ j7 w4 ]2 u0 w7 n5 i9 P3 q" k  f- K3 e
当千书拿着湿毛巾回到小姐房间时,才发现床上空无一人,顿时心凉了一半,连滚带爬地冲出去大喊:“老爷、夫人快来啊!小姐不见了……”
: X3 i+ \: D8 K6 Y" w% _
$ W/ [2 C' D& B& G她上哪赔个小姐还给老爷、夫人?9 N5 W& [5 Z  P0 B$ b  `/ m7 |

8 L9 v4 Y5 ^, p) {李华夫妇听到叫声匆忙过来,却已看不到心肝女儿的踪影。" [8 ^4 f8 t7 D7 n% j

2 K) s6 [* t4 x+ Z2 `“都是我不好……因为小姐发烧了,我想帮小姐擦汗……我以为小姐晕过去了……”豆大的泪滚出千书眼眶,她跪在地上不停发抖。/ n+ S' s1 c6 m- A

7 I: v5 a3 h; T  g% `% t5 z. N秦彩筠哭倒在丈夫怀里,“怜儿!我的怜儿……”
1 y: s  R+ A8 z! ?1 d: @
$ T2 L0 z2 G1 P& M- E0 l“夫人对不起……都是千书的错……呜……”呜……她怎么这么大意?头咚咚咚地用力撞击地面,千书懊悔不已。
1 h7 x7 w6 S. @* ]+ n5 }
: U. V9 f9 T: ?- k“这不怪你,是那孩子太不懂事了。”李华沉重地叹了口气,扬手要千书起来,“守了一晚想必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吧!”
% Q# c0 @8 @+ A6 N: ^! N% ]5 r% `" G: W9 ?! I5 D5 T
虽然李华力保镇定,抱紧妻子的手却微微颤抖,他转身吩咐道:“李应,立刻动员所有的人,务必找回小姐!”
( J3 @7 O# g. U/ `: P3 P
/ h4 y8 \! K! r2 U: x  T# w0 a“是!老爷。”
这里因你而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

GMT+8, 2024-7-24 13:1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