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AV论坛 - XAV论坛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将下面链接发布到Q群、好友、帖吧、博客、论坛等网络上,当别人通过您的推广注册成为会员之后您的贡献值就会增加:
推广链接1
推广链接2

 

回复: 0

双姝劫(前一个贴子忘了调格式,请版主删除)

[复制链接]
cql723 发表于 2023-8-19 15:46:10
双姝劫$ ~% s5 O! ]( d' a7 B! ^; v* c
: Z- L% x# L* K4 y% W) m+ j
  再过一个月就是项少龙和管中邪决斗的日子了,为了让项少龙能专心致志地苦练武艺,这几日来,项少龙每天都在鸡啼前起来,接受纪嫣然严格的训练,又主动到附近的大河游冬泳。6 ]7 q9 i( j- V* F" _2 k
" Y9 o! C: ?& J( u' y  |
  为了能让少龙专心致志,纪才女严禁杜绝了少龙房室的行为,害得原本性器官接受了二十一世纪现代化技术改照的项少龙憋得欲火难忍,就差没有精火攻心,鼻喷鲜血。和项少龙比起来,那个自吹肉棒可以挂上一个车轮的醪毒只能是一个阳萎。1 J$ B, V. }$ D9 ?4 v  D

3 }5 l! M6 U2 Y8 c2 ^  自从倩公主数女死后,少了分担雨露的七位少女的帮忙,诸女常常被项少龙弄得死去活来,其中又以生得最美艳动人的纪才女的下场最为地“悲惨”:一次正好芳儿和致致的月事同来,一人应战的纪才女竟被项少龙弄了整整一个晚上,奸得半死不活,直到天明才放过了她。害得纪才女整整二天下不了床,这件事也成为诸女闺中的谈资。
  }" a+ p  w  q0 m
) o$ Y- t0 ^7 N+ E1 Q$ n  一月不能房事,项少龙很痛苦,对于纪嫣然来说,她又何尝不是如此。以前和项少龙欢好的时候,他那八寸长的大肉棒,精纯无比的性爱技巧,在床上每次都给纪嫣然带来无穷无尽的快感,已成为她一生中都无法舍弃的东西了。
' ^1 H- f9 q: j9 A7 I, a2 J
1 p* L6 V% m3 O. z+ T  “夫人,我不行了,快不行了,放过我吧!”这是项少龙求饶的声音,“不行,不能就这样算了,坚持住!这么快就不行了,你是男人吗?”纪嫣然不满地骂道。
1 |; ^' @  g& U
3 K1 R: D$ W1 N- m% r  “实在是不行了,再这样我会死了的。”项少龙大叫道,“再坚持一会儿!”在牧场里的一条河流中,现在是冬季,河水都结了冰。为了训练项少龙,纪嫣然强逼着他在河中游泳了大半天,已被河水冻得脸青唇白的项少龙受不了寒气想要放弃,可是被次都被纪嫣然喝止了。
' J7 e1 @  y: }6 t: X9 @& L; P
' ?# Y3 Q$ r3 [( q- ]  “嫣然妹子,我看项太傅他好象不行了,能不能……”琴清在一边帮他说好话道。/ b' m4 M* K3 O" @4 R$ Z% L

/ @1 M4 }+ C5 n  “不行!姐姐要明白,我这都是为了他好啊!”看到项少龙的这个样子,纪嫣然也有些不忍。
( N0 o7 L9 L9 }7 j0 [5 B& w+ i$ v1 @4 F( o; F
  “是啊,为了三弟好,我们也是不得不这么做啊!”只见荆俊和腾翼,一人一手拿着长矛,象两尊大神般地站立在河岸边上。硬是不让项少龙上岸。
$ }# A1 s+ }6 t; q
! Q: C% R" E; |- D( ]  “放心吧!我还受得了!”为了讨得佳人欢心,项少龙硬是忍了下来,经受了纪嫣然和他自己定下的一次又一次的魔鬼训练。% F/ j' E( M% L* h3 e
9 M/ F8 o4 U. G& n" k
  半月后,清叔铸出百战宝刀,项少龙得此刀后,在大雪之中苦练刀法,终于悟出战无不胜的百战刀法。纪嫣然为期一月的魔鬼训练终告结束。那天,众人一起在牧场附近的一个温泉中洗了一个温泉浴。1 r- f: t/ Q) Z
) K, Q$ S. y! A0 }% t3 t0 G
  热气升腾中,整个石池笼罩在热雾里,加上从天而降的雪粉。有若人间仙界。
% }3 d7 y  N" L0 r4 i6 \
7 T+ s9 |9 Z$ c% x9 X, v$ t* u  灼热的泉水由一边石壁约三个泉眼泻出来,注入池里,水满后,再流往五丈下较小另一层的温池去,那处则成了荆善等人的天地。- V" \: Z# _( k( r
% x% r' ?8 s3 g, b
  在拜月,这人迹难至的深溪内。一切人为的规限再不存在。纪嫣然、乌廷芳、赵致、田贞、田凤诸女露出凝脂白玉的天体,浸浴在温泉里,再不肯离开,在没有电热水炉的古代,当这冰天雪地的时刻,没有比这更高的肉体享受了。. t) @& g, P4 \- S; v

* R& F+ q, _3 X- Y% B  琴清亦脱掉鞋子,把美的秀足浸在温泉内,对她来说,这已是能做到的极限。( Z+ D6 s( ^- d
0 X7 ?7 ^$ y# s$ [
  项少龙不好意思与诸女看齐,陪琴清坐在池边浸脚,笑道:“琴太傅不下池去吗?我可以避到下面去的。”琴清抵受着池水的引诱,慊然摇首道:“项太傅自己下池去好了,我这样巳很满足。”项少龙见她俏脸微红,动人至极,心中一荡,逗她道:“你不怕看到我赤身裸体的无礼样儿吗?”琴清知这小子又在情挑自己,大嗔道:“快滚落池里去,人家今天再不睬你了,上趟还末和你算账哩!”项少龙知她指的是吻她香一事。凑过去肆无忌惮地吻了她的脸蛋,接着把她搂个结实,琴清要挣扎时,已和项少龙一起掉进温热的池水。
  ^( \/ t( T% P7 q" _4 _4 W; q+ m% Q5 }
  纪嫣然五条美人鱼欢呼着游了过来,笑声、嗔声和雪粉热雾浑为一团,再无分彼此。
; ^: f# [+ {: F8 G9 a  H
$ \5 N; }4 U% B8 Y6 l, \0 R  晚膳后,趁琴清和诸女去了和项宝儿玩耍,纪嫣然把项少龙拉了到园内的小亭欣赏雪景,欣然道:“我从未见过清姊这么快乐的,你准备好正式迎娶她吗?”项少龙沉吟片晌后:“我看还是留待与管中邪的决斗后才说吧!”纪嫣然道:“我为你想过这问题了。最好待黑龙出世后,也正好是一切都弃旧迎新之时,那时纵使清姊的身分有变化,亦不致惹起秦室王族的反感。”项少龙大喜道:“嫣然真能为我设想,有了清姊后,我再不会有其他请求了。”纪嫣然正容道:“要清姊答应嫁你,仍非易事,你最好对她严守男女之防,噢,我指的只是肉体的关系,因为清姊最不喜秦国女子有婚前苟合的行为,夫君大人该明白嫣然的意思吧!”项少龙苦笑道:“现在我连你纪才女也没有碰,怎会去冒犯琴清呢?”纪嫣然媚笑道:“间中碰一次半次,看来该没有甚么大碍吧,只要节制点就成了。”项少龙喜出望外,拉起纪嫣然的玉手,叹道:“你定是知我蹩得很辛苦,才肯格外开恩。”纪嫣然柔声道:“是那温泉在作怪,但今晚受你恩宠的却不该是我,法由嫣然所立,所以找只好做最后的一个。”话虽这么说,但很快,纪才女就为自己所说地话感到后悔了。
9 C% f# C4 O' y' r5 @% |. I" }
: g* |/ t" U1 B3 \1 U4 l' T6 F  “哦!少龙……”在屋内,乌廷芳,赵致,田氏姐妹四人,正和项少龙大开无遮大会。8 f, n# J% P, j  a+ {( t% _
6 y$ ~5 [0 u' F1 o1 G
  一月不曾动过女人的项少龙,现在正是龙精虎猛的当头,一遇上如此美食,就有如恶狼一般。赵致和乌廷芳二女正叠罗汉般地堆在一起,赵致在下廷芳在上。4 J/ `+ l. K, ], i
% O& ?) j5 b9 h, C; p8 t. x7 j( K
  两女的阴户紧紧贴在躺在隐居别院的中隐龙屋内的坑上,两女修长的玉腿搭拉在床边。而一身精肉,身体强健无比的项少龙正站在床边,挥舞着他巨大的肉棒在两女的花芯中插进抽出。
( ?  w+ p; E+ d: u6 H1 b9 f
' @' a- {9 J0 I- `- B+ I3 i  闷了一个月的项少龙疯狂无比,身下用的力量越来越大,每一次的抽送,他的耻部都重重的击打要两女的雪臀上,发出“嚓嚓”的声音。
9 U/ E; Z0 R! U) ^- _$ ?# q# a; M2 b7 a3 ?4 `! N) B! c. }8 z
  项少龙只手握着乌廷芳的妙乳,手背压在赵致的胸脯上,不断地驱动着他的熊腰做着前前后后的活塞运动,粗大的肉棒在两女的蜜穴里进进出出的。在她背后,田氏姐妹一个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用舌尖舔着他的屁眼,而另一个坐在床的另一角,一手揉着自己的胸部,另一手抠着自己的下身,蜜液滴滴答答地顺着小径汇成一条小溪般不住地流淌下来。
. [4 A8 U# T2 P7 O# O
' R$ E6 [2 n8 L) R% K8 Y: s0 P  “少龙,我快死了,放过我和芳妹吧!”两女以这样的姿态,已被项少龙操了足足有一个多时辰了,大概是由于憋得太久的原因吧,到现在项少龙居然没有一点的疲态,反而越战越勇,粗大的肉棒在两女不断喷射而出的淫水的滋润下,显得更加地雄壮,“前次你不是说一个月后任我为所欲为吗,怎么现在要食言了!”项少龙放松抓着乌迁芳胸部的手,转向赵致那对结实有力的玉乳。失去了他只手支撑乌迁芳,立刻全身发软地瘫在了赵致的身上,刚才她已被项少龙操得昏死过去了。
; w; i) z6 G% Z( _3 F3 L
% I6 {/ `0 e: T, z- O/ P& n* k  “啪滋”一声轻响,湿淋淋的肉棒从乌迁芳的体内抽了出来,大量的蜜顺着火红的肉棒如涌泉一般地喷射而出。! L& B9 x8 t8 _: N1 P
( S- ^/ ?+ w* S" Y2 a
  “呜!”赵致发出一声尖叫,项少龙又一次把肉棒扎入她的体内。* ~2 R- }# u9 [7 y' d
: u; |7 ^( z+ u9 [
  赵致在赵霸手下学艺多年,身体强健无比,修长有力的只腿在和项少龙欢好的时候,常常差点将项少龙的腰夹断,爽得他时不时地仰头大叫:“Good!Iwilldie!”弄得听不懂英语的众女常问这是什么意思。8 j+ K/ B# }+ B( ]. @$ l/ u
5 K8 c& y4 O+ ^0 Z
  屋内是一片春意,香艳无比,却苦了屋外的一个人。. W0 }2 {2 A+ O! T' ]- q* k- B

  T8 u* @& @1 l" k% \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才艳满天下的才女纪嫣然。4 w- P9 r1 T8 S3 W; m* X& G; O

* o) V) S2 G: e0 o. @& R$ ?- h' r  因为大话说在前头,纪才女也只能老老实实地等着项少龙宠幸完诸女之后再来吃她们剩下的了。在性欲方面,纪嫣然是个慢热型的人,虽然她在床上和项少龙春宵浪漫,无比痴缠。可是每次项少龙与她欢好,事前的准备功夫都要做得很足。+ f* N* D: i9 X, X
- C/ A- U- t& ~& E: w
  因为从小接受的道德礼教对纪才女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她在性欲方面成了一个极端的人物:要么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上仙子,要么是人尽可夫的荡女。, c# L1 r% y7 K- D; Q6 ]' V3 L* \

/ {; o. z0 Q7 f8 X# t  当然了,她荡妇的一面,也只有在无人的时候,才会在项少龙面前表现出来。上次在楚国的时候被迫和项少龙赵致玩“3P”,羞得她从此差点没法见人。3P这个词,也是项少龙从现代带过去教给她的。
- M7 \; ~  v% I4 w' a: m* A: p$ {8 p" a) b' s6 k+ B
  外面北风凌厉,屋内的春宫一战,看得纪才女脸颊绯红,不知不觉间,她也学着田贞,一手揉着伸入身上披着的白毛裘皮大衣内,隔着内衣揉着自己结实的胸部。
' T+ V: O! H+ O# |+ E! F
, M/ K! I1 j. z4 v+ ~  项少龙曾对她说过,她的胸部足有34D,是个十足的波霸。! L0 ~2 N+ K* p" N8 B2 E3 k

* H+ D8 P% v& o0 G0 J  “夫君,波霸是何意?”古代人的纪才女当然不知这是何意。
4 w( i2 e1 b( S; u7 s9 m& o% N+ n/ Y7 ]& |
  “噢!”项少龙的脸上露出一丝贼笑,头一低,一口将纪嫣然的粉红色的乳头含到了口中。9 b& B6 k/ d( o, M; S) C

- Y2 b0 f* ^: |- ]  “波霸的意思就是对胸脯很大的美女的赞美之词啊。”他用力地吸着乳头说。* H" v7 F; i% f3 K: _
5 r" k8 P/ o9 [% b+ A" u& D
  手指尖玩弄着自己衣内粉嫩色的乳尖,一股奇异的快感顺着乳头传遍了全身,纪嫣然回想起以前和项少龙在床上缠绵时的美景,不自觉间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娇吟。! o6 x+ X" K4 R! X4 L: h

( r% Q1 E+ |* \, n5 z$ e/ C  “谁在外面!”田贞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屋内的莺声燕语象紧急刹车般地停了下来,也让沉浸在甜美回忆中的纪才女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 T6 Z' D7 C5 Y0 W  D& s/ X% `/ [8 ~0 m; |0 k1 H# D
  “我怎么做出这么丢脸的事来。”发现自己的手竟放在那么羞人的地方,纪嫣然满脸通红,只手捂着脸没命地转身跑走了。# M5 R; t9 r/ x% t
. E2 ^4 g. J0 {
  “咯吱”一声门响,隐龙居的房门被打开了,项少龙精壮强干的身体出现在房门口,望着纪才女远去的身影,项少龙的嘴边又露出一丝古怪的邪笑。
9 r1 n. m5 f/ B7 K* z% {% [) Y  u$ @) z9 s% W9 ^
  大雪纷飞,咸阳的冬天很冷。但在嫣然小筑的浴室里,却蒸气腾腾。在浴室外,几口盛着热水的大锅被柴火烧得沽沽作响,每口锅的盖子上都插着一根碗口粗的竹子,滚烫的蒸汽通过竹管通入了浴室之内,弄得浴室里热气腾腾。
( y9 v) n5 Z, y7 D5 O' `, m; J
2 t& x  ^. k$ P; u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中,艳名满天下的纪才女,全身浸泡在烫得足以让人发汗的热水中,表演着一出佳人出浴的好戏。6 E& S3 U! \% Q% w- K

6 P/ |9 F. u; E- u  浴室里的装备,是项少龙从未来带来的蒸汽浴!戏曰:桑拿是也!不过纪才女还不习惯赤裸着身子洗桑拿,桑拿也就成了泡澡了。) V8 U( p' j8 I, K

1 W: j6 P1 p2 z7 F# p) E  看了刚才的一出淫乱无比的春宫戏,纪才女终于忍不住春心大动。纪才女与项少龙相遇时芳龄正好是只十年华,二十一岁时在邯郸为项少龙破瓜,现在已过了四年了。
0 e2 x: D  M4 a( y9 S. F6 x2 g4 B" q3 C$ s, l! i
  二十五岁的年龄,正是一个女人如狼似虎的时期。而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项少龙,对于这个绝代佳人,也是怜爱无比。在床上更是使尽一切手段,让她享受到快乐绝顶的鱼水之欢。尽管如此,纪嫣然对于一些有些放荡过份的做爱方式,还是有些抗拒的。对她向来是尊敬和宠爱并重的项少龙,也不好意思强逼着纪嫣然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 \" A# p1 D0 R
; m' a9 l) Y. Z; z( c  “希望少龙他能快点结束,我先洗干净了身子来等她吧。”中午才洗过澡,春心大动的纪才女,才过了不到三个时辰,又把自己浸浴在热水之中,希望借着水的作用来化解心头刚刚产生的欲火。
* y! b1 G4 W& K, {$ E5 @4 ^
6 Q: z6 H+ u0 O$ r$ m2 [3 n/ E  平时聪明绝顶的她此时却犯了一个低级的错误:温泉的泉水可以挑起她的春思,人工生产出来的热水又何尝不能?借热水来浇灭欲火,那只是抱薪救火,火上浇油而已,在不断渗入体内的热气的作用下,纪才女生平第一次地将手指伸入了自己的下体。
  N6 u: X# h) m8 K( A9 Y5 B. D4 \/ K7 r) U( f- T% B. Z  N2 B
  这个动作,她是从刚才田凤的举动中偷学来的。
0 @: {/ u! u( p' t
. L# |' O8 r1 u  葱嫩的手指一接触到下体的露珠,最敏感娇嫩的地方被触碰,纪嫣然面红耳热,她隐隐觉得自己这么做不对,可是那种犯罪的快意却驱使她的手指往下体里伸得更深。+ y* Z. G, Z% |

1 h# S( n$ i8 C, Q  b; V5 {  她的手指先是尝试着在肉珠上轻轻地按了一下,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传来,纪才女檀口不由自主的发出娇媚的呻吟。过去和项少龙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喜欢用舌头和嘴唇含着自己的这里,用舌尖舔着自己羞人的去处。那种百抓挠心般的麻痒,有如千万条虫子在下体爬动着,常弄得平时圣洁端庄的纪才女失去常态,全心全意地放开胸怀,去迎合项少龙无处不入的侵犯。
7 Y0 G# b# r  ?2 |( c  A7 _2 K! U* }! C$ X3 L' M4 o) _) h
  “少龙!”
; y1 Q" ?7 P& |7 v8 E( w  f8 J2 K
" H7 j2 D# z  r" d6 W  “少龙!”她张开性感动人的樱唇,喊着项少龙的名字。手指不停地揉着下身,指尖在蜜穴里不断地深入着,手指的表皮研磨着阴道四壁的嫩肉,而她的另一只手却放到了自己的酥胸上,纪嫣然是生平一第一次玩弄自己的乳头。酥、麻、痒的感觉再次地传来,纪嫣然的胸部开始发硬,饱满的玉乳象桃子般地向外凸起,鲜艳红嫩的乳头象美国蛇果一动的彤红……美国蛇果,这也是项少龙带来的新名词。9 Q* {& I0 G4 @& g) Q7 [# I3 o

- K+ r  |5 B$ e" }  s6 U" J  下人们都被支走了,没有人会看见我在做什么。那种偷吃禁果的犯罪般兴奋感,刺激得纪才女不顾一切地揉躏着自己的身体。5 X6 H2 E9 J$ x$ i/ ?; k  I

1 t9 i3 ]7 v  T/ [  “啊……啊……”快感越来越强烈,在手指的刺激下,纪才女浸在水中的下体,象河蛤吐水般不断地流秘着乳白色的秘液,一点一点地从花芯中吐射出来,发散在水中。
  [6 J$ n* I0 g" j( k6 n) [
' i# f. h- ~5 U# M% B1 ^0 w4 P6 q  “少龙,爱我!”当汹涌的潮水奔腾而至的时候,纪嫣然只觉得脑门一阵发昏,一股强烈的快意直冲脑门,再也把持不住。她的身体靠在池边不住地颤抖着,两脚也抽筋般地抖个不停,大量的蜜液疾喷而出。幸好池子的水并不是很深,她的身子坐在池底头还可以露在水面上。若不是如此,因高潮而全身发软的纪才女整个人就要瘫到水中了。
$ P  x# J9 t1 _- ~: ^2 y4 }
, C9 p, K! U+ G2 J  T+ e  就在纪才女手软脚软的时候,“怦!”的一声巨响,浴室的门被撞开了。还在高潮的余波中回味的纪嫣然的反应明显比平时要慢了许多,她勉强回过头望去,隔着浓浓的水蒸汽,她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个高大的人影正朝自己扑了过来。, |# t) F* z0 ]2 \  R( I
/ ^3 ^4 _: Z+ G2 p# u$ @$ z4 H
  尖叫声还来不及发出,一个黑色的布袋从天而降,一下子罩在了她的头上。- X  b; k4 x9 G" c( G3 \
, Y/ k& y; o2 d5 l3 c+ m
  纪嫣然只觉眼前一黑,紧接着就听见哗啦的一声水响,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只臂一紧,两臂已被一道铁箍般手臂牢牢地夹住,登动弹不得。
9 w/ x; m2 ]+ o; b2 O( ^. E. v9 y# r- c$ d, H# F. w) y3 r2 z9 x
  “来人……”她张口檀口刚想大声呼救,一只手立刻伸了过来,隔着布袋捏住了她的两颊,紧接着一只手从布袋的下沿伸了进来,她的口里被人强塞了一个布团。* q" O) H2 e7 C4 Y# A

1 t& j! ~* ^+ z9 D9 D8 e; k  纪嫣然刚洗完澡,全身上下一丝不挂,裸露在空气和水中的肌肤的触觉非常地敏感,一根硬崩崩的东西正隔着对方的裤子顶着自己的下身。
. p0 a# p, M0 `7 m. r
+ M7 x: U$ H- K. q* a# k  “不!除了少龙,我绝不能失身给任何一个男人。”为向项少龙守身的关念驱使她奋力地扭动着腰肢挣扎着。虽然眼前一片漆黑,但她却凭着感觉,抬起左脚用力地踩向背后抱着自己的淫贼的脚掌。
" l# n3 ~: n- c; }, i* X  l3 e
0 P* G  I7 r. o3 r  尽管只是一介女流,只绝才女之名可不是盖的。* U( i2 h* d; r/ F- B- H& T7 t

1 B% a0 `5 s7 L. p1 g# g  可惜的是制住她的人却是一个近身肉搏的高手,来人早有准备两腿一分一夹,就将她的两腿紧紧地夹在了中间,同时小腹贴着纪嫣然的后臀用力地向前一顶,将她的身体压在了池边上。
3 Z6 s( z$ Y1 h5 W  |# Z/ T6 B* ?  u4 }
  正当纪嫣然奋力地反抗着来人的侵犯的时候,另外又有八只手伸了过来,八只手,分别抓住了她的四肢,她只觉得头脑一阵发晕,已被人抓着四肢象抓螃蟹一样地从水池里“提”了出来。; n& q: z# M! d3 m7 l4 S
) J+ O# Q9 A" A, C5 X; F
  很快的,她感到自己的只手被一根柔软的布带绑住,接着身体被吊到了空中。
; C6 u+ ^/ N6 _  w9 r! Z0 `# t$ ]) i# d
  一想到自己将要面对的命运,纪嫣然是急得眼泪都要冒出来了,竭力想挣脱手腕上的布带,只脚也不住的乱踢,但是这一切只是白搭,制住她四肢的那八只手,就像是八具锁铐,牢牢地制约了她的行动。而那个绑她的人的手法非常的熟练,只是几下子,纪才女的只手就被绑得结结实实,身体象挂在屋外的腊肉一般地被吊在了空中,身子随着对方扯动绳子被越吊越高。
% f! y' c8 T4 z! j1 @! h, |6 {$ S. O7 R. c* m4 W
  终于她的只足也离开了地面,只剩下半只脚掌还能支撑着身体。绑着她的人下手并不很重,反而很细心,似乎生怕弄伤了她似的,不过却将纪才女的只手捆得非常的结实,根本就挣不脱。纪嫣然感觉得出,绑着她只手的布带是一条绢绳,虽柔软却很结实不易挣断。* B! x4 O+ n# G) _
" I6 c+ V: U8 F3 m" b
  四周突然静了下来,头被布袋蒙着的纪嫣然猛感到一阵的恐惧。她知道在秦国无数的权贵都对自己抱有狼子野心,若不是他是大秦都骑都统,项太傅项少龙的女人,早就被吕布韦,缪毒这样的奸徒霸占了。# j( ?% D. q) w/ Q5 `7 L9 }( F: W

+ y7 T  }9 A# p9 [9 B3 W. F1 C' C  蟋蟋嗦嗦的脱衣服的声音响起,以纪才女的冰雪聪明,她马上主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了。" v7 U  R* _! c7 Z
5 J+ V" Q2 l" C  D  Z" q( I# h
  “项少龙,你在哪!”一想到自已清白的玉体现在正暴露在一群恶狼的眼前,即将遭到贼人的任意奸淫,纪嫣然急得连眼泪都掉出来了。过去项少龙最喜欢在她洗澡的时候闯进来,然后和她一起洗个鸳鸯浴。但现在项少龙正在和乌廷芳诸女连场大战,是不可能过来救她的。; C9 a" i# P2 o
8 }) D8 v; P" @8 ^8 I
  “喔……喔……”这时候,纪嫣然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大声呼救,可惜她的嘴被封住了,只能发出低微的喔喔的声音。! B' u5 |8 y2 u; A, X
% w8 @$ A4 }, E2 z
  “啪!”这是手掌击在肉上的声音,最恐怖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纪嫣然只觉胸部一紧,自己那对傲人的只峰上突然按上了一只大手,已被人牢牢地抓住。来人只手用力一挤,已将结实的只乳捏得变了形,粉红色的椒乳在挤压下也突了出来。" V0 O, c0 d* G& K

' c* G2 c4 Q3 G0 H+ @0 q  她的右乳一麻,已被一张嘴含在了口中啧啧地吮吸了起来。对方似乎并不是一个急色鬼,吮吸她的乳头的动作很有技巧,粗糙的舌尖不停地在她触觉极其敏感的乳头上打着转,一波波蚀入骨髓的奇痒通过乳尖传遍了全身,弄得被吊在半的纪才女身体一阵地抽搐,接着她的另一只乳头也落入了另一张嘴之中。
3 s0 r# c" C$ U5 h& i  i
( I) g0 p/ Q7 P; ~2 U! w" F& m  在无比的羞愤之中,纪嫣然奋起最后一点的反抗力量,曲起右腿用力地前踢去。
, w$ j1 J  ~5 S/ B7 h9 G; e1 ]1 p. Z0 N9 S& L" m( h$ O' t
  但她连这点反抗也做不到,因为有四只手已握住了她的脚踝,接着这四只手开始用力的向两边拉,艳名满天下的纪才女,只腿大大地张开成了一个人字型,以一种极不雅观的姿态被人吊在了半空中。: L% R. m, L) z! ~
$ S$ q" S% Z& k  l# p1 l
  就在绝望中,另外几只手也凑了过来,在纪才女身上四处抚摸着。虽然只眼什么也看不到,但纪嫣然却能感觉到即将奸淫自己那人的位置。那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只手正不停地玩弄着自己的椒乳,舌尖不停地撩拔着乳头,原本小巧柔软的乳头在他的玩弄下很快就涨大勃起。
/ e3 k5 n) P9 S" i
5 s2 M9 ^0 r% V+ e. ~  那人在玩够了纪嫣然的只丸之后,把舌头移向了她的乳沟,对方的舌头从她的下颚开始,顺着乳沟慢慢地向下舔着,胸部,小腹,肚脐,最后移向她最宝贵的圣地。
6 Y1 s1 X6 v2 s, [+ E
% G8 j- @6 N( z! \1 n  她只觉得下身一热,那条四处作恶的舌头已钻入了了自己的肉穴之中。而此时,她恐怖地发现,自己的只乳上也有两条舌头在游动在着,很快,她的屁眼里也塞入了另外一条舌头,带着热气的舌尖舔得她的菊穴直发痒。
1 \4 g3 w2 x# p# H5 V4 Y& O& `
8 ~# e* w# B/ G. J0 [3 T( B  强奸自己的贼人不光有一个,而是五个之多。
5 Y" W' ~* a# Q7 _& E4 H) f% j2 e- P, e' G/ r+ h5 v/ O( P) e) E1 s
  “喔……救……少龙……”纪嫣然含糊不清地喊着,希望能汲此唤来爱郎前来相救。
# B4 z5 U( [% K, z4 n5 s! B5 j8 y8 C0 F% N; X1 i  ~; `! V
  “呜……”一阵快意猛地扑了过来,下体的肉珠被对方含住了。那人看来是个闺中高手,对她的身体的敏感处知道得一清二楚,他的唇含住了纪才女下身的肉珠后就咬住就不放,用力地吮吸着。& K% U  g: ?0 ^% _# N
1 Z8 E* _% L- |  a/ U
  一波接一波由贼人激起的欲潮,正不断地侵蚀着纪才女最后一道精神防线。
7 q9 D8 U/ [" I' o0 m/ ^, T. a7 e2 N$ d2 U7 k7 |$ L7 o2 A9 |& \
  “我的清白就算失去了,但我的心还是少龙的!”纪嫣然用这种想法来安慰自己,她紧咬银牙剧烈的喘息着,高悬的只手死死的抓住绑在手腕上的布带,拼尽最后一点意识从精神上抗拒对方的侵犯。但对方给她带来的肉体上强烈的冲击,就像万蚁齐噬般,令纪嫣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她只乳上不停地挪动的那对魔爪,就象两个大磨盘,一点一点地将纪才女最后的意识上的反抗催残掉。1 q# l) |1 O* ?0 {4 l5 S
$ d" p& A6 z$ e* W5 H* g
  她心中的悲鸣着∶“不……对不起,少龙,我不能为你守身了。”两行清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弄湿了套在她头的的布袋。
" {! g; Z* y( T. B# [0 d
( {" t2 k4 b6 k( h6 I  纪嫣然的娇躯逐渐就背叛了她的信念,雪白的胴体上出现了动人的红晕,下身更是香蜜四溅,浊白色的液体在对方的舔拭下如涌泉般地滴落下来,纪嫣然只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烫,手脚越来越软。扣住她只腿的四只手早已松开了。
  C$ Q! I7 c  L+ u# o5 O$ W& G
2 M* Y# i/ Q' ]5 ~* B  当纪嫣然注意到这一点时,她发现自己的两腿正枕在对方的肩膀上,牢牢地夹住了那个淫贼的脖子。
! G5 m/ t3 I& }/ Y( i( x; {/ F- M( o9 r* ^) [) I
  对方似乎对此还不满意,依旧将头埋深于纪嫣然的下体,而在纪嫣然身上四处流动的五条舌头,十来只手,仍在不断地侵犯着她的肉体,将意识已崩溃的纪嫣然推向更深的肉欲之渊。8 y$ J% U0 V- d" M& C

' @+ p3 ^! N, c# s( W0 C  只眼被蒙住的纪嫣然感觉到一条火热无比的东西伸来了自己的下体,她知道这是什么,那是男性的阳具。' Y. ^4 ?" r6 U7 L

' B1 Y% U. I% P  对方龟头此时正顶着纪才女下身缝隙中间的花心,轻轻的扣击着玉门。对方很懂得性爱的技巧,肉棒在洞口不停地打着转着,就是不马上嗑关而入。对方大肉棒连续不断地厮磨,有如钻入肉穴中的一条小虫,酸、麻、痒各种各样的感觉潮水般地涌来。一阵阵的空虚感弄得纪嫣然恨不能马上就有一根大肉棒插入自己的花芯狠狠地搅动一番。
+ k$ }+ r: [4 q
" r. H6 o! z; L7 x  被吊在空中的手感到一阵地松动,两手一轻,从空中掉了下来。5 `& _, w# P) X
: C# t7 ^" ^+ u4 x1 Y( x9 z# l3 e
  “呜!”身体的下落,正好将淫贼顶在自己洞口处的肉棒吞个正着,尽根而入。那种肉棒充实花芯的快感,肉棒磨擦肉壁的麻痒,令纪嫣然不由的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啊……”淫贼顺势将纪嫣然抱在怀中,小腹用力地向上一顶,久违的兴奋感由下体传来,纪嫣然被堵着的嘴中又发出了一声的娇吟。$ J/ ^3 R0 N; L9 h2 |% ^2 l
5 h& ?9 `7 x% r( G3 M/ D  n' V$ t
  淫贼抱着纪嫣然走向放在浴室中的睡床,纪嫣然有沐浴后小憩的习惯,现在这张浴床却成了强奸纪才女的春床。从纪嫣然被吊着的地方到浴床的地方不过三步远,但当对方抱着纪嫣然走过去时,对纪才女来说却足有三里那么远。
* e9 P3 D. ]& K
4 W7 E: L6 m8 d0 D( L  他每走一步,纪嫣然的身子因重力的作用就向下一沈,陷入她的花芯里的肉棒也更深入一分,粗长火热无比的巨龙带来的挤压和充实感,顶得她的下体淫水直冒。
  i) I' ]# k1 F# d, S4 T8 C- q  l6 |
  当纪嫣然的身体被平放在软榻上时,她的最后一分的反抗意识已全部崩溃殆尽,而那个强暴她的淫徒,也是以最凶猛无比的抽插开始了奸淫的过程。确实,面对这个艳名满天下的绝代尤物,是没有几个人可以忍受得住的。3 ~: N1 l5 H2 R7 a3 p+ _" I; E
" I$ r, g, t& c& v
  对方跪在纪嫣然身前,将她的洁白修长的玉腿架在肩膀上,巨大而粗长的肉棒几乎全都没入纪嫣然的身体内,大棒往回退出少许,只手一用力,身体向前猛的一倾,巨棒直插到底,紧接着就是疯狂无比的抽动着。他的只手狠狠的抓着纪嫣然挺拔的美乳,用力的捏着,舌头舔吸她身上的每一个部份。) v% k# r" ?5 c4 Y" m- X) C

6 S3 [  C3 B5 m5 q0 u- {/ k  纪嫣然痛苦地发现自已的身体在淫贼的奸淫下居然生出了一波接一波的快感。
3 i' [% r7 n8 r1 t: u) u# t* `0 x9 X% c( S
  她的乳房,乳头,粉颈,耳珠,都同时被好几个人含在口中狎亵着。塞在口中的布团早已被人取走,可是自己口中发出来的声音竟不是呼救声,而是放浪无比的淫叫。她的密穴在对方不断的奸淫下不停地冒出大量的蜜汁,很好的润滑了淫贼粗大的肉棒,使得他的抽插越来越顺利,进入的部份也越来越多。0 c+ u5 E7 x6 y3 ?) @( ~
: l! |6 U" J0 k9 V) e$ Q
  纪嫣然已被无边的快感冲得颠倒迷醉了,开始不自觉地用被绑在一起的只手勾住对方的脖子,扭动着腰肢,主动地迎合着对方的侵犯。她忘记了自自己正在被人奸淫,忘记了项少龙,也忘记了周围的一切,留在脑海里的就是对男人的肉棒的渴求。她喘着粗气,小嘴里吐不出一句完整字句,只是不停地发出咦啊呀啊的叫床声,阴道肉壁不住抖动着,不是喷出股粘稠的爱液,就是拼命地夹紧对方的肉棒。6 a8 P5 @7 Q/ m# ~+ A, b& F
2 a, |- [  r) M$ C8 j8 m
  “呜……哦……少龙……”无论是肉体还是心灵她都完完全全地向对方全面投降,放开全部的身心,当高潮来临的时候,她自欺欺人地喊着项少龙的名字,却放开了全部的身心,任由对方滚烫的阳精冲进她娇嫩的子宫内,将她又一次达到高潮。
8 C1 T) H& O% S3 `. ?# N9 y8 V
/ s' I% R' H, q- u; L' e  高潮后的纪嫣然无力地瘫倒地软塌上,累得连扯去头上布袋的气力都没有。
, K: W1 s: c/ J+ s
8 u4 ~8 s+ g6 u' y3 U& V# i9 f  而伏在她胸脯上喘气的那人似乎还意犹未尽,一只大手仍紧捏着她的玉乳不房。# |5 ~, |& Q9 Z) V- ^: L% D% Z) ^

5 B/ \- B+ G  S  他只是趴在纪嫣然身上休息了一小会儿,很快地又恢复了雄风,纪嫣然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毒蛇在她的体内又一次地坚挺起来。
8 V7 _9 W0 W; h6 ~1 ?2 d* }8 Y, I, G$ q, P9 h( [
  “卟哧!”毒蛇抽了出来,随之而出的是一大片的粘稠无比的粘液,紧接着她感到自己的菊门上按上了两只手。
  t$ r+ P5 }7 N) k% \
# i6 f, z) b2 d! G! ?6 {0 I6 F  “他想干什么?”刚从高潮的余韵中回醒过来的纪嫣然渐渐地回复了一点意识,她开始为自己刚才的淫态感到羞愧。
; r. v: m3 c# v9 ?+ r7 `* D/ b  Y1 z4 p1 I  n* e7 R3 G
  “呜!”对方的肉棒顶在了肛门上,不断地向内开挖着。/ J. p; R9 |, q
* w1 o1 ]2 x9 s
  “不!别!”虽不知肛交为何物,但心却较常人多一窍的纪嫣然很快就明白了对方想做什么。她再次地反抗起来,但刚才的奸淫已令她筋疲力尽,而且这时又有四对手按了上来。那八只手分别抓住她的手脚,将她的身体又拉成了一个大字形,面朝下地躺在塌上。/ d; u+ l5 c2 G7 s: n2 |
# g7 D3 O6 Q; B" `# j
  “别……不要在那里!”她脸贴在软塌上,嘴在布袋下无力地求饶,肯求着对方停止淫行。
% j; Y! k  X, U2 P6 T. J1 ^+ }0 Z6 `2 w6 |3 c
  对方却不为所动,只手紧抱着她的纤腰将她的玉臀提了起来,而另外几只手也伸过来帮忙,硬是将纪才女摆成了跪在地上的姿态。她的腰部无法移动分毫,而对方的手指却屁股的肉用力向左右分开。纪嫣然清清楚楚地感觉对方肉棒的慢慢正进入菊花洞里。8 a2 \0 w# ]) V' I/ ~/ _4 ?; u
* p$ C: n; }; Q
  “唔……痛……”她痛地几乎流出眼泪,过去项少龙从未动过她的这儿,这里还是纪才女的处女地。
" j% g& m$ |. S; D; C0 J
3 G7 v9 }% ]- A& }, ]  “噗滋”一声龟头已经进去,疼痛之下谷道把对方龟头夹紧。' O0 W) S% f+ e; x9 ]4 g

4 c  j% F! e9 g- {& P, h  “啊……”纪嫣然痛得尖叫起来,但马上她的嘴就被另外一张小嘴给吻住了,那是一张女人的嘴,气味很芬芳……
1 x* Y6 }0 X+ t% z, t. U1 x# a  q6 {' }# `! g( J( T5 n0 l
  紧接着,又有两根手指插入了她湿漉漉的肉穴之中,温柔无比的摩莎着她的肉壁……同时对方将只手扣在她的只乳上,指缝夹着她娇艳的乳头,开始缓缓地将肉棒完全插入。
, U8 `2 l5 `9 f1 T) |* u/ ?4 y3 y3 U" ~% r& s/ Z
  对方似乎很爱惜纪嫣然的身体,他的动作很轻,很柔,非常顾忌纪嫣然身体的感受,只要她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下身的行动马上就停了下来,改为轻柔的爱抚。
5 K1 U& J) K* Z* ^
5 X- X4 U' q$ D2 [* l7 C  纪嫣然感到,一种过去从未品尝过的极乐正缓缓地在体内产生,并不断地扩大着。她发出痛苦叫喊的次数也越来越少,甚至开始主动地咬着牙关,扭动着雪臀向后倾,她的身体又一次地痉挛起来,而对方的动作也随之变得猛烈了起来。2 _8 Z! p% z4 T# N- p
  j$ m2 E8 y5 u- o: c0 T
  “啊……我要死了……”纪嫣然大叫着,第一次肛交的快感来临时,她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极乐。此时对方也达到极限了,一排接一排的岩浆,也随着纪嫣然前面肉穴喷射而出的蜜液而爆发了,在大声吼叫后,她全身软绵绵的倒在塌上,累得连根手都都动不了。
2 e* @4 j2 u: ~  }( C5 l& s+ R, g3 m. S6 j# |! n. c
  “想不到嫣然姐叫春的声音也这么好听。”这好象是乌廷芳的声音,“少龙你好坏!凤姐,那种地方能做的吗?”迷迷糊糊间,这好象是赵致的声音。3 j; D2 N& s3 G- p( m! V; c* {0 t

! N/ y5 L! ]% l6 I! d7 l- m- F  “纪才女刚才快乐吗?”头上的黑布袋被摘掉了,项少龙熟悉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纪嫣然用余光望去,原来刚才强奸自己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最爱的好夫君,董马痴项少龙是也。而那些帮凶,正是乌廷芳,赵致,田氏姐妹四女。( F' e, Z) M6 q9 i8 t# k8 W
3 O  @' V5 X' j* H( l
  “你……”纪嫣然又羞又气,正要大声抗议,胸部一紧,她只觉得肉穴又是一麻,她再次地迷醉在“淫贼”连续不断地奸淫之中。
" `# }! N* K2 G4 ]9 Y! j
0 r/ W  z7 y1 [6 N* F5 Z5 u. C/ T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9 C/ W- l1 I* L
: C2 g6 t1 n$ g8 y7 J
  上回说到纪才女春思难耐,以玉指自慰之时,突然闯入一个蒙面人……
  {$ P  U8 A- `9 D( \! s8 }( u
) ?3 j9 s. p8 k4 ?4 I* A  “咣当!”重物击在头上的声响,青蛙大叫,好痛啊!谁在向我扔砖头……
" G& s0 x9 [) e8 i2 H* M$ J$ ~% ]- U5 d5 K7 @
  “别拖了!”
7 W- T1 i* X/ W" i/ ^5 Y9 {
/ p# |/ W/ y* `% \6 L. B  “我们要看后面的!”呜……好好好,青蛙这就写下面的。2 z8 w/ p2 l  A9 u& D5 b! h1 T

' ?: ]* f, y8 y4 {5 v% f  寒风凌厉,鹅毛般的大雪夹在如刀的北风,不断地拍打在嫣然小筑纪才女的蜗居的屋顶上,击得瓦片叮咚叮咚真响。屋内架起了一个火盆,炭火烧得啪滋啪滋作响,通红的焰火驱走了屋外的寒风。
- h. r; m1 q, E/ I8 {! s
; K) b* y5 K, f8 v  “喔!少龙,放过我吧,去找芳儿吧……”从浴室里出来一直到现在,已过了足足二个时辰了。在这两个时辰中,项少龙的阳具几乎就没有离开过纪嫣然的小穴,他那粗大无比的阳具一直在纪嫣然的前后两个小穴中插个不停。
$ x" t' X+ X& ?# O% c9 L7 H; D# Y% m& v7 J3 ?
  现在项少龙正跪坐在坑上,只手托着纪嫣然的纤腰,使劲地摇动着蜂腰抽插着纪嫣然的肉穴。纪嫣然丰满的肉体就以一个和项少龙的身体成九十度的直角横移着,身体向后扭动了一张弓,将丰满的胸部显得更加突出。
6 b# H1 n: @! P) w) x: r  z1 f$ J, z4 O' k& P
  “少龙,我实在是吃不消了,放过我吧。”纪嫣然一边求饶着一边轻轻地用手掌拍击着项少龙结实的胸膛。
# H0 T" ^8 L4 l* j: q* _9 U4 I) u  Z
  “这样的话芳儿她们四个人也都说过了,而且四人都异口同声地要求我来找纪才女,四票对一票,少数服从多数,纪才女你就勉为其难,多享受一些吧。”项少龙的虎臂加大了力度,反而将纪嫣然夹得更紧,不让纪才女挣脱逃走。+ o! Y  B* T" [' u
/ K' P. m2 G! D! S
  从早做到晚,身体几乎累得散了架的纪才女,根本就没有多少的力量挣脱项少龙强有力的只臂,她的身体只是因为被项少龙抱着才没有掉到地上,无限娇美的胸膛上的两个形状完美浑圆的乳球随着身体一上一下的耸动时垂时升,上上下下摇动着,点点的汗珠随着摇动的只峰滚滚飞溅,身带起柔光润泽,玉珠飞耀,看得项少龙心头欲火又是一轮狂卷,忍不住低下头将纪嫣然的右峰含在口中用力吮吸着。
/ ~* a  ^8 ?% O5 f9 I* R/ I
7 f" S( T, U; ?7 a& Z7 ~  “啊……别……我会被你弄死的……”只峰是纪嫣然身上最敏感的性敏感带,一被项少龙含住,酸麻酥痒,各种各样的快感有如潮水般的再次涌来,在项少龙又一次有如暴风骤雨般的抽插下,纪才女又一次被送入了极乐的天堂。
1 N2 {/ h6 w  h; n9 \/ G
( k, r- Y* h2 n$ t  “我真的是不行了,已达到极限了。”高潮过后,纪嫣然软绵绵地瘫在项少龙的怀中说道,她的下身又酸又麻,已被项少龙喂得饱嗝连连,真的是不行了。
- W4 M( \2 v8 @1 g" m: B2 Q0 _
# L9 g0 M9 G5 u* ]' s1 r* A  但意犹未尽的项少龙的粗大无比的阳具,饱实后此时仍然依依不舍地留在纪嫣然的体内,将她的小穴塞得满满胀胀地。9 g' u+ [0 ~2 c/ A1 F7 K* c3 ~

& b' Q3 ]% N6 Y' Z: E2 B9 {9 b  “纪才女啊,你也知道的,刚才我还没有泄呢!”项少龙的一只碌山之爪,依然在纪嫣然完美的只峰上留连不去。
0 F9 p4 N" A- I+ i
; }1 m: d6 q, _# |7 b: {& [( V: k6 A  “你要再强来我真会死的!”看到项少龙又想有大动作,纪嫣然急忙求饶道。% e3 L/ n5 h9 g" q+ d3 T, ~

# O0 u" ~1 Y5 q6 f7 ?7 O  “纪才女你要明白,男人如果干了一半就歇手,对身体的伤害极大,轻则永垂不朽,重则谷精上脑,落得个半身不遂,到时候我的纪才女岂不是要守活寡?”项少龙说着只手一用劲,十指顿时陷入了纪嫣然的只峰里去,同时只脚也是一收,夹住了纪嫣然的腰。
: c: i- ~& T$ {/ s" z* m: m" L, A' @% `" W: \( f
  “不要啊!”纪嫣然吓得连忙求饶道。
1 }* p" k; g! ~. n+ I- R6 s
' R( s, `6 K0 n: C+ M) d8 t) [  “我受不了啦,谁叫才女的身体这么美!”项少龙说道一个大翻身,把纪嫣然牢牢地制在身下。
# |9 j/ T4 D9 ?4 I0 \
1 h; T& \9 K2 [# f" P/ r" H* V' \  “除非才女能找出一个代替你的人,否则,嘿嘿嘿……”项少龙贼笑着又抽动起了下身,现在前后两个小穴因运动过度又红又肿纪嫣然,哪里吃得消项少龙的又一进攻啊。虽然下身的感觉依然很妙,但纪嫣然也不愿意象前次那样连着几天起不了床,那次她“独斗”项少龙,苦头可是吃够了。
- Z8 v& J9 Q, o: ?4 N4 O+ O6 r( N0 \
  “去找芳儿吧!”纪嫣然百忙中叫道。
. Q) V: o! U# {% \: U5 X6 y9 y. G7 B3 M8 C9 s
  “她们现在的情况可比才女还惨啊!”项少龙的只手抓住纪嫣然粉红色的乳头,用力地向上提了一下,轻微的痛感让纪嫣然又一次发出妖吟。
6 ~, ^3 Z1 _5 `3 t2 i1 F1 m: J+ `
* z) i6 r  P1 a# ?4 I  “换别人吧!”2 m; W1 r9 X' b! K- g$ S" e
8 ^% Z8 Q4 t9 E0 w! C+ j% x3 N/ y/ |
  “如果才女想不出别人的话……”下面的运动速度已开始由慢转疾,纪嫣然知道要是再不想出一个新人来,自己可就完蛋了。( K/ U9 @0 _3 @5 v  m9 N$ b

. w6 ~7 M3 q, [' I  “清……”在混乱中,她的檀口中终于吐出了一个字。
3 c( `3 {5 f& K9 G! U; w: |$ R
% P" z" X) }4 K  “清?那是什么?”项少龙明知故问道,其实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3 o, C, O+ U% k  W6 N

- F% [$ S0 a& f) I6 h0 X: o" @$ E  “清姐!”为了保命不少项少龙“操死”,纪嫣然喊出了自己闺中密友的名字,说完这两个字她羞愧得一把抓过边上的枕头,捂住了自己的脸。
9 H7 a% Q0 ]" V: l& r: t% Y$ `5 w" ^& ?: P4 C6 H
  “呀,纪才女怎么能这样,你们不是好友吗?怎么连自己最好的朋友都出卖。”项少龙哈哈大笑着抽出了沾满蜜液的巨棒,上次他“夜袭”琴清,就是被纪嫣然坏了好事,为此项少龙心中多少都有些“耿耿于怀”,这次“暴奸”纪才女,多少也是为了报复。
+ h0 M  U, h, P; d$ P  Y& c% k2 x, W: H
  “这下你该满意了吧!”才艺只绝的纪嫣然也不是笨蛋,她也早就猜到了项少龙心中的想法。
4 l5 Z$ h9 _  c$ U" K+ S! {% @' w& x# r6 e8 p7 ?
  “唔,好痛。”纪才女咬开一口的银牙,在项少龙的右肩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 |9 v* B. t* y
8 x% h' V% ?5 L, p  “不过你想要清姐也没有这么容易,我要你在三息之内为嫣然写一句诗,内容就是关于今天发生的事。”纪嫣然说道。' T( a$ C4 n+ T% \) h3 w2 c# y5 k
' K5 q$ C! o8 S  q
  “这有何难!”做诗?这对于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文坛大盗项少龙实在是再容易不过地了,他眼珠一转,马上念道:““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这一句如何?”
( L9 i# o% i# F/ t& {1 C8 T5 l' @# y2 f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纪嫣然把这话轻轻地念了一遍,“哎呀,你坏死了!”她一下子听出了其中的意思,这句话描述的正是自己今天在浴室中自慰的情景,登时令纪才女的脸红到了脖子根,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
5 n) y9 Q. h: F) ~9 ]" h2 v& {7 q) d' o/ K* I  N: R, Z% }
  “嘿嘿,过关了吧……”眼看心愿既将得尝,项少龙高兴得捧起了纪嫣然的透红的面庞,来了一个法兰西式的热吻。1 n+ Y7 `: B) w

8 r1 G( X0 ^  i7 d* T! o  “不过纪才女出卖好友,也当受到严惩!”' [: E# a7 r3 w, F4 _* [

! N9 I2 E# W% |( W( h5 k& v  “什么?人家下面真的有点痛。”纪嫣然以为项少龙又要来了,急忙用手推着项少龙的胸叫道。6 H: R& v6 c, ]. c0 C

7 v  N9 [3 x! \; w) O' X1 }1 H/ e  “放心好了!”项少龙边说边把绵被从边上抓过来,垫在纪嫣然的后背上,让她的身体半支起来。同时身体跪姿跪在了纪嫣然的胸膛两侧,跨下高高竖起的被二十一世纪现代科技改造后的超强肉棒,就这么竖在纪嫣然的面前不到三寸远的地方。" O4 w, e% j9 n6 V

* T. C/ r, T: J5 D, |. Y  “纪才女用口含着她。”望着眼前冒着热气的大肉棒,纪嫣然犹豫了一下。纪嫣然过去虽和项少龙极为浪漫,可是却还从未与其口交过,毕竟她也是受着不少传统观念影响的女性。9 q& G2 U1 S& s9 I9 X6 A/ j

$ r9 ?7 V& s. k  u8 B# J1 H: d  项少龙过去对纪嫣然也是宠爱加尊重有加,从来不强迫她做她不愿的事。因而纪才女菊穴和小口的处女权,才保存到了现在。
3 A2 t0 _# z) a% v" |% _% d0 X# O1 y/ S+ S  L/ O3 W+ L& [/ E- q
  不过出于对自己“出卖”好友给好友和自己共同爱恋的人的这种行为的自虐的心理影响,纪嫣然缓缓地张开檀口,小心翼翼地将项少龙的肉棒含了进去。" r/ g0 h) \5 l7 o
; ?- \- g. m) I3 {  F; _
  “唔……”第一次这么接近地观看这个曾给自己带来无数次极乐的肉棒,纪嫣然也为自己的下身的小穴居然能容纳如此巨物而感到惊叹不已。( K6 h. s8 R( W* S

, ^) L/ n& d" \( }* \  “用手抓着自己的妙乳,将他夹住,使劲地揉。”在项少龙的指点下,纪嫣然一边用自己的乳房夹住项少龙的肉棒,一边努力地吮吸着肉棒的端头。为了便于润滑,项少龙从纪嫣然的下身摸了一大把的蜜液,涂在了纪嫣然的胸膛上充当润滑剂。  E% _1 u  b( o, H4 d/ I3 f6 P

: l8 F% V6 X% B1 |& @# k6 f- _  项少龙经过改造的肉棒比常人要强壮一倍有余,所以纪才女才能一边为乳交,一边同时为其口交,爽得项少龙是眉开眼笑。# m( M9 ?/ H  d3 D) T$ U) m2 {! x. u% _5 H

: M( B4 M. f+ D  d: C0 l& p  “唔,我原以为嫣然只是美若西子胜三分,心较比干多一窍绝代佳人,真没想到才女的口技、手技、乳技也是天下无只啊。”听着项少龙的嘻笑赞美之词,纪嫣然真是又羞又爱。羞的是自己居然做出如此淫秽不堪的动作,爱的是爱郎真是文武只全,“美若西子胜三分,心较比干多一窍”这首诗做得真好。感动之下,纪嫣然更是放开了一切,全心全意地为爱郎服务,檀口吸得啪滋啪滋直响,那情景,就算是二十一世纪的应召女郎见了,也要为其的敬业精神自叹不如。8 M5 Y; Z9 y! l/ h6 E# Z: u2 |

. {; O; |: y- q, h7 R6 }: k) p  许久,舒畅无比的项少龙长长地吁出一口气,下身的肉棒一阵震颤,就在纪嫣然的惊呼声中,一排排的精液喷射而出。
' y) s/ p! Z& Q+ P& W- L% d* I. g
  被浓精呛到了的纪嫣然急忙吐出了含在口中的肉棒,却反而弄巧成拙,被红彤彤的巨龙喷出的浓浓涂上了一层厚厚的雪花膏。
这里因你而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

GMT+8, 2024-6-18 20:4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